对衡山电影院,阿拉上海人是有感情的 | 上海会客厅

对衡山电影院,阿拉上海人是有感情的 | 上海会客厅插图

衡山电影院是新中国成立后上海新建的第一家电影院,建成于1952年,由时任上海市市长陈毅同志亲自题名,今年刚好70岁,曾经陪伴了几代上海人的观影岁月。近日,关于衡山电影院的现状引起了社会各界关注,本报也进行了独家报道(点击见报道)。

本期新闻晨报·周到《上海会客厅》节目,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上海图书馆研究员张伟、资深电影评论人赵建中、上海影评人马圣楠,三位嘉宾就此话题进行分享,回忆自己与衡山电影院的故事。

对衡山电影院,阿拉上海人是有感情的 | 上海会客厅插图1

徐汇区居民当年助资建成电影院,父亲也捐了一两黄金

张伟:上海图书馆研究员、电影史研究者,从事近代文献整理与研究逾三十年,长期耕耘于图像文献和城市文化史等领域

要知道,在1951年建这个电影院是很不容易的。我现在回过头来去翻看历史资料,当时对外公布的建造经费是31亿元,按照现在的货币换算是31万元人民币,似乎数额并不算大,但当时刚刚建国,百废待兴,故这笔钱当时一下子也拿不出来。所以当时是通过几个渠道来筹资,除了政府出资外,企事业单位捐助一部分,发动附近的居民捐款,还有一个渠道就是发行股票,据我所掌握的是有这么几种出资形式,所以,通过这么多的力量最后一起合资建了这样一座电影院。

对衡山电影院,阿拉上海人是有感情的 | 上海会客厅插图2

衡山电影院除了由政府部分出资外,徐汇区居民助资而建成

我父亲当时是人民教师,是进步的知识分子,他后来告诉我,当时他响应政府号召,为新建衡山电影院捐了一条小黄鱼,也就是一两黄金,这钱还是我爷爷留给他用来结婚的。这个现象在当时还是蛮普遍的,说明当时建电影院得到了社会各阶层的支持和拥护。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后来搞电影史研究,我个人对衡山电影院的关注就比较多,几年前看到拍卖市场上有上拍衡山电影院当年的股票,股票面值是1万元,当时这个1万元是旧币,按照货币换算,等于今天的1元钱。

我看它的股票凭证编号是6000多号,股票发放股息时间是1953年1月1日(见下图)。大家知道,衡山电影院开业时间是1952年1月5日,也就是说,衡山电影院建成后要偿还银行借款,还要支付股票利息,是有相当大的经营压力的。

对衡山电影院,阿拉上海人是有感情的 | 上海会客厅插图3

衡山电影院于1950年代发行的股票(图片由张伟提供)

说到为何要在徐汇区造衡山电影院,因为当时西区的电影院基本上都集中在今天的淮海路常熟路以东那一块,再朝西南就没有了。当时徐家汇都被大家说成乡下地方,主要是那时徐家汇区域的商业不发达,所以1949年前就一直没有建电影院。

我这一代人是在50年代中期出生的,当时徐家汇附近的居民看电影主要就是三家电影院。一家就是最早造的衡山电影院,还有两家就是徐汇剧场和日晖电影院,它们都建造于1959年。对我们居住徐汇西南部的居民,特别是50年代、60年代、70年代出生的那辈人来说,这座电影院实际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观影体验的地标。

徐汇剧场主要还是承担了戏曲演出任务,日晖电影院位置相对偏一点,在今天的大木桥路。对于徐汇居民来说,当时要去市区看电影的话,交通很不方便,而衡山电影院只有两三站路的距离,走路就可以到达,所以衡山电影院成为了那个年代的文化中心。

对衡山电影院,阿拉上海人是有感情的 | 上海会客厅插图4

衡山电影院开幕后,使徐汇区劳动人民更便利的能享受到电影文化教育。图为工人们集体到衡山电影院看电影。(《解放日报》1952年5月28日)

在我记忆当中,1952年之后,衡山电影院经历了多次改造,比较大的翻新工程,一次是在1972年,改造了以后,电影院的位置扩大到一千个以上,我还记得,那时我在这里看过很多纪录片和朝鲜、阿尔巴尼亚等外国影片。改革开放以后,上海的电影院进入发展的新时代,为了迎合当时观影需求,1991年衡山电影院出现了双厅。2010年世博会,有一批文化设施要改建,衡山电影也是其中之一。改建后出现了多厅,包括大厅、中厅和小厅,以满足更多层次人群的观影需求。大厅有几百个座位,主要是放映一些主旋律的电影,还有举行首映式和一些大的活动;中厅有一百多个座位,放映一些比较热门的电影;小厅只有几十个座位,主要播放那种比较小众的电影,还有一些艺术类电影。

随着时代发展,很多人看电影的主阵地已经从电影院变成了网络,以前最重要的交通也不再成为大家选择电影院的主要问题,现在地铁四通八达,私家车也非常普遍,很多人可能会首先考虑你(电影院)这里停车是否方便。选择电影院,最主要的反而是电影院的片源问题。

另外,近几年由于疫情的影响,作为一个人员密集型的聚集场所,时开时闭的电影院开展经营是非常困难的。包括我刚刚说的这几方面原因,电影院要坚持下去也很不容易。

我喜欢衡山电影院,喜欢去那里看电影

赵建中:上海作家、翻译家、文艺评论人、电影评论人

我常去的电影院有三家:上海影城、永华电影院、衡山电影院。喜欢衡山电影院,是因为它坐落在绿荫蔽日的衡山路,而且与其他好多电影院设立在商厦内部不同,它是单独的一幢建筑,电影院前面还有一个广场,可以散步、交流。尤其是最后一次装修过后的衡山电影院,外墙面为纯白色,并呈竖条状,有点像管风琴,既典雅又时尚,很有艺术气息。

我对衡山电影院有十分难忘的记忆。就在这里,我多次观摩了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影片。有一次看了前南斯拉夫影片《地下》后,还见到了导演库斯图里卡。还有一次我在这里参加日本电影周的开幕式的时候,来了许多中日嘉宾,聚集在影院前的广场上进行热烈交谈,而观众则沿着环境幽雅的衡山路三三两两、步履匆匆地赶来,几乎每一个人的穿着都时尚漂亮,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笑容,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这让我感受到了电影艺术的魅力与电影事业的欣欣向荣。

对衡山电影院,阿拉上海人是有感情的 | 上海会客厅插图5

上海原先有不少有特色的电影院,如平安、新华,现在都消失了,这很令人遗憾。衡山电影院是新中国上海新建的第一家电影院,承载着许多文化记忆。当疫情退去,我不知道陪伴了上海几代人的衡山电影院是否还能归来,也不知道其他影院是否能撑住。衷心希望这一次衡山电影院的歇业只是与观众的短暂告别,而且将来会以更加美丽、更加有文化品位的面貌出现。作为中国电影的策源地,上海这座城市的电影文化,值得我们珍惜和传承,也值得我们继续不懈努力,不断地发扬光大。

此外,我还想再补充说一下,之前衡山电影院的总经理是我早在上海永乐股份有限公司永乐宫时期就认识的好朋友鲍姚佩。我喜欢衡山电影院,喜欢去那里看电影,也与我这位老朋友很有关系。

上海人心目中最宜人的“闹中取静”

马圣楠:上海影评人、文化评论人

听到衡山路上的衡山电影院最终没能等到这个夏天重新开放的消息,心中不免有些感慨。当年,这家影院翻新过的外立面是我们几个好友间相约一聚的理由,也是观摩众多商业影片的优选影院。

对衡山电影院,阿拉上海人是有感情的 | 上海会客厅插图6

当下社会,有些青年喜欢“隐居”,殊不知最妙处在于“大隐隐于市”,这个观点十分符合这家影院。衡山电影院坐落的位置很符合上海人心目中最宜人的“闹中取静”,虽然身处徐家汇商圈,却因为衡山路的静谧格调,影院也带着高雅的气息。这座影院的对面是徐家汇绿地,因此哪怕门口是一间以热闹著称的墨西哥风格餐厅也不能减少影院的优美气息。

对衡山电影院,阿拉上海人是有感情的 | 上海会客厅插图7

衡山电影院门口的墨西哥风格餐厅

每到盛夏,高大的梧桐树影散落在衡山路,就已经为观众们提前烘托好了气氛,因此这个影院其实对于单身贵族们,既友好又不友好——主要看个人状态,抱着“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的心理,其实去那里会发现商业繁荣的上海那文雅的一面。

衡山电影院其实不大,主建筑里只有一个厅,边上还有一个小厅,总会让人想到巴黎的一些单厅小影院——那些影院通常边上就是一个小花园,可以坐着喝一杯,聊聊电影。

二十年前的衡山电影院也可以,开阔的大厅里有小朋友们喜欢的娃娃机,也有等位的电子按摩椅和各种文创手办的小推车,这是我除了上海影城外最喜欢的一个等候厅了。看电影的时间总是很玄妙,当你想着准时到的时候,总会遇到堵车。生活的美好有时候是悠悠的,静静的,慢慢的,就像在衡山电影院等待观看一场电影的感觉。而这种喜欢,其实生活在上海的朋友因为国泰、衡山等老牌影院早已经有了。

因此,对我而言,有时遇到电影节的时候,因为想看的电影买不到,索性按电影院买,而这时候衡山电影院就是首选。只是,没想到那个踩着碎月光回家的夜晚,是在那里看电影的最后一次。

对衡山电影院,阿拉上海人是有感情的 | 上海会客厅插图8

想到这里,我就觉得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们有着自己的方式、态度与幸运。据说,衡山影院曾经是市中心最早可以私人包场邀请朋友看指定电影的影院之一,还记得,当年在衡山影院求婚的新闻也给这座美妙的影院留下了浪漫的色彩。

这些日子,因为疫情的打扰,上海市民真是久违了影院。我很喜欢的上海影城也还在“休憩”之中,期待等疫情过去,与影院重逢。

侬还记得自己小辰光去衡山电影院看电影的故事吗?欢迎在本文下方留言和我们分享你的故事和评论。对于衡山电影院后续情况,本报还将持续报道。

来源:周到上海       作者:严山山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