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伦的文艺狂想曲

周杰伦给自己的新专辑取名为《最伟大的作品》,起初让人觉得有些荒诞。在先行曲MV发布之后,大家理解了,《最伟大的作品》是在向20世纪初的艺术家们致敬,这是属于周杰伦的文艺狂想曲,同时也在传递“不需要画框”的创作姿态。

六年没出新专辑,周杰伦大概能够预料到自己的新作会被“报复性观赏”,所以在歌曲和MV中注入了足够的信息量,让大家能够进行逐帧解读。看过周杰伦新歌MV的人会说,别人的MV是Music Video(音乐录像带),周杰伦的MV是Movie(电影)。

先行曲MV的导演是周杰伦本人,他在其中夹带了不少私货,让观众体会到了周杰伦的快乐。周杰伦自导自演电影《不能说的秘密》中的穿越钢琴曲《Secret》在MV中再度奏响,“我用琴键穿梭1920错过的不朽”,这次他穿越到了20世纪初的巴黎。周杰伦对于欧洲古典文艺风格向来是偏爱的,就连他和昆凌的婚礼也是选在欧洲的教堂和古堡举行。此次,周杰伦又通过新歌过足了欧洲文艺瘾,在MV中上演了类似于伍迪·艾伦电影《午夜巴黎》那般的穿越故事。不过周杰伦执导的这个MV比《午夜巴黎》更加脑洞大开,因为他还通过自己喜爱的魔术,给艺术家们的传世名作带来了灵感。

他先是“邂逅”了两位超现实主义艺术大师——勒内·马格利特和萨尔瓦多·达利。周杰伦变出了一个绿苹果,这是勒内日后名作《人类之子》中的关键元素。接着周杰伦又给达利变了把勺子变弯的魔术,“启发”达利创作出享誉世界的名作《记忆的永恒》。而MV中的钟表指向正好与《记忆的永恒》相反,这对应了周杰伦的歌曲《反方向的钟》,是一个隐藏彩蛋。他还给莫奈变出了睡莲,这些都应了歌词中的“借你灵感不用还我”。

MV中出现镜头最多的艺术家是常玉,他被称为“东方梵高”“中国马蒂斯”。常玉此前仅在拍卖收藏圈有知名度,是MV中最小众的艺术家,而通过周杰伦的科普,常玉瞬间为千万人知晓。周杰伦将枯枝变出花朵激发了画家的灵感,而常玉的盆菊系列正是其代表作。最后,带着眼镜的徐志摩出现,他带来了自己的作品《巴黎的麟爪》,周杰伦则将在真实历史中常玉未能及时交付的徐志摩画像,通过穿越圆满实现。此外,没有出现在MV中但是被歌词提及的艺术家还有梵高、马蒂斯、爱德华·蒙克等,同时MV还请来了郎朗,两人斗琴的桥段让人梦回周杰伦电影《不能说的秘密》。

网友说,这是一本欧洲文艺旅行攻略,也是一部艺术科普教育片,“已经看了两天,感觉自己的艺术品位都提升了”。MV的内容风格与歌词紧密相关,这首歌曲的词作者是黄俊郎,他本人画画多年,是一位艺术爱好者。黄俊郎还是被称为周杰伦巅峰之作《以父之名》的词作者,他在《以父之名》中写道,“荣耀的背后刻着一道孤独”,而在这首歌曲中,他写下“这世上的热闹,出自孤单”,两者异曲同工。黄俊郎通过歌词想表达的是,“只有艺术,能把那些不被周遭人认同的思绪、任性的言行举止、荒诞不经的生活、穷困潦倒的寂寞,蜕变成最美丽而引人遐想的存在。”

歌曲中涉及的艺术家,不管是印象派、野兽派、超现实主义、表现主义还是中国画家常玉、钢琴家郎朗,他们都是打破束缚、突破框架的新潮流缔造者。回看周杰伦的音乐历程和创作理念,这些艺术家应该能够引发他的最大共情。新的艺术流派在诞生之初,都有着被嘲讽、被扼杀的命运。而随着时间的推演,这些早期被斥为“野兽”“印象”的画作,陆续都成为了备受推崇的经典,艺术的黄金时代是由当初的异数们共同造就的。而周杰伦也是这样,出道时他那怪异的曲风、凌乱的歌词、含混不清的发音,都成了被指摘诟病的因素,歌曲多年不被录用。而如今,他成为了照亮华语流行乐坛近20年来最闪耀的光芒。

周杰伦借歌词给自己来了幅自画像:“世代的狂/音乐的王/我想我不需要画框/它框不住琴键的速度/我的音符全部是未来艺术”。MV中,旅行穿越手册中画着钢琴符号的伟大艺术家还没有找到,而在MV的最后,郎朗突然出现挑眉一笑,并且把手电筒的光束打在周杰伦身上,这一点寓意深刻。

有网友说,这首新作显示出周杰伦对音乐的绝对掌控感,少了年轻时的锐气,但多了一份沉甸甸的浪漫。也有人觉得,这首歌并没有多少突破,“更像是一首深度学习周杰伦后的AI原创单曲”。有网友将《夜的第七章》《夜曲》《以父之名》《威廉古堡》《忍者》《布拉格广场》《双截棍》《彩虹》《晴天》等周杰伦的歌曲做成串烧,替换到新歌之中,也都毫无违和感。面对炒冷饭的质疑,杰迷回应,“就算是20年前的编曲也依然吊打现在的乐坛。”乐评人卢世伟作出了比较中立客观的评价,“歌好听肯定还是好听,但是呢,也许有人说没有很特别的感觉,或者说没有什么惊喜,但我们没必要总是要惊喜啊!开开心心听一首歌也挺好的!周杰伦嘛,他现在的意义就在这了。”

如果说周杰伦对华语流行乐坛肩负着什么使命,那也早已达成了。400多首自己的原创作品,让周杰伦至今能够在各大音乐榜单上霸榜——如果没有,那或许是因为平台没有拿到版权。单是周杰伦写给别人的歌曲,也已经是拿奖拿到手软,可以组成十张热卖专辑。当王心凌在“浪姐”中唱跳着《爱你》回归,当信在音乐节目中说“所有的电视台都在做翻唱的歌”,在空空荡荡却嗡嗡作响的流行乐坛上,周杰伦成了一个“活着”的传奇。将拯救华语流行乐坛的期待和压力加于他一人,或是唱衰“江郎才尽”,这些对于周杰伦来说都是不甚公平的。他曾在采访中说,不担心被别人赶超,“总有一天我是要下台的,我希望到时候能下得漂亮一点。”目前来看,周杰伦仍旧是姿态漂亮的。

刘雨涵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